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

手机版

铁血读书>历史架空>刀口钱>第八十九 花衣女
背景颜色:
绿
字体大小:
← →实现上下章节查看,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

第八十九 花衣女

小说:真钱百家乐 作者:甘蔗 更新时间:2019/12/21 23:16:15

“怎么,不再去管闲事了吗?”

黑夜中突然发出女子的声音,语气略有点讥讽的意思,康海惊得四下观望平地里却不见一人,猛然醒悟抬头看向四处楼房,只见一处二层小房的房檐边缘处正稳稳的立着一道人影,因背对月亮,而被月光映的身形清晰可见,看那窈窕的身段的确是个女子,

大半夜里不睡觉立在高楼处跟人说话的,不是歌女便是刺客,康海突然想到了芮虞,不禁心头一紧,但是听声音这个女人的声音似乎略有些磁性,

“你是谁?”

屋檐上的女子笑了声,突然一跃而下,可奇怪的是她并不同于别的江湖人那样跳下后是垂直落地,她却是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向前滑轮而下,左臂高高举着似乎是抓着什么东西,直滑到康海面前方停,

随着距离的拉进康海这才看清的清楚,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子,除了外套的黑斗篷外,里边居然穿的是一身花衣,这跟刚才在花楼里见到的那些青楼女子一个装扮,

“我是谁,就算告诉你,你也不认识,不过我倒是认识你,你叫康海,蜀地人,以前在弋月阁做过事,现在嘛,看你这失魂落魄的样子,难不成你被人撵出来了?”那女子一边说着话,一边围着康海转着圈的打量他,记得他以前被左青乘领进阁里时还很寒酸,穿的是一双草鞋,现在居然换上靴子,不错嘛,

康海见被女子三两句话给道出了自己的过往不由得心中一惊,又听她口中屡次提起弋月阁,想来她定是弋月阁内的在编刺客,

“你也是弋月阁的?怎么以前没见过你,”

“哈,大家本就来自不同的地方,因为相同的事而聚在一起,有人喜欢热闹,自然也有人喜欢独处,反正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日子,见或不见的不重要,你没见过我,是因为我很少在弋月阁里出现,我还是喜欢这种风月之所,在此地等待着属于我的爱,”女子说完转过身来面对着康海,伸出左手食指一拉颈下的斗篷环套,扎成蝴蝶结的两条黑带子被轻松的解开了,斗篷脱落,呈现在康海面前的则是一张极美丽的容貌,标致的五官,雪白的肌肤,尤其是这个女人生就了一双狐狸般媚人的眼睛,这种女子居然也会是刺客?别说康海不信,只怕弋月阁的那位阁主都不会信,毕竟刺客是刀山血海中杀出来的,怎能毫发无损,就算是俏丽如芮虞那样的美人,也还不是一手的细疤,脸上也依稀可见往日伤痕,

见康海看的出神,女子一笑,突然神情一收,挥手向空中胡乱抓了把什么东西一样朝着康海掷去,康海下意识便朝身后摸去,这才想起巨阙剑此时并不曾带着,正懊悔之时顿觉肩头一紧,似乎被什么东西按住了肩头,随即绕紧双臂,等他再想发力时却以为时晚矣,

但见眼前的女子只是单手伸在空中似弹琴弦般波动,手指每动一处,他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跟着动一下,等向前迈了两步后,康海这才暗中蓄力妄图冲破这股无形中的控制,却奈何对方根本不给他蓄力的机会,开由一手控变为两手控,康海却只能任由她控制着,当迈进刚才的胡同口时这才觉察出她的真正目的,

“二十步之外,便以是我的极限了,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,侠士千万别让自己的后半生留下遗憾,”女子言罢猛然双手一收,束缚着康海的东西突然脱身而去,康海立刻转过身来便朝着女子打去一掌,黑暗中只听一声闷响,那女子却仍是安然无恙,而地上缺多了许多碎木头,女子摇头笑道:“你这一掌应该留给那几个巡街的官兵,再见,”说完纵身一跃左手在空中一动,只听一声破空呼啸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拉走了一样远远的飞去了,

康海来不及去想女子用的是什么密技,因为摆在他眼前的事还等着他去解决,漆黑的胡同里不时穿出衣服被扯的声音,女子的呼喊声,以及淫笑声,康海沉着脸走了进去,

花楼四层一间客房内,朝向康海方位的窗子大开,一位花衣女子忽然从窗外飞了进来,稳稳的落在地上,随手关上了窗,收了手中的东西,调笑着朝坐在旁的一位公‘子走过去,“让马公子久等了,真是奴的错呢,奴当自罚一杯给公子赔礼了,”说着便从那位公子手中接过酒盅仰头灌下,而她面前的公子身旁则是一只半人高的木偶,那位公子更是脸色苍白的盯着花衣女子,

花衣女子放浪的笑了声,放下酒盅,轻轻的一挥手那只控制着马公子的半人高的木偶便飞上了高空,被她抛到房樑上去了,“司,司姑娘,有什么话好说,你可千万不要做那犯律法的事,这里可是天子脚下,家父可是朝中重臣,你……”

看着马公子此时一副狗夹尾巴求饶的模样,花衣女子不禁更加笑的放浪了,“马公子安心,奴又不是那吃人的老虎,怎能无缘无故便对公子下手,奴只是想请公子行个方便,跟令尊通融下,往朝廷里举荐个人,冀州过来的,”花衣女子一边说着一边提着酒壶满了盅酒递到马公子唇边,

马公子不敢得罪她,只得接过酒盅小心翼翼的泯了口,“往朝廷里举荐人?这、家父虽是吏部侍郎,可是、可是朝中掌握在国舅手中,这点司敏姑娘应该时清楚的吧?”马公子声音小的很,生怕被人听到一样,

被他唤作司敏的花衣女子,闻言收敛起了笑脸,“这个奴自然是清楚的,别说是奴,全天下的人都清楚,可是如果能走他们的路子,奴今日还会来寻马公子的路子吗?这个可是个机会,还请马公子珍惜才是,”

马公子见她脸色变得阴沉恐怖,便更是不敢得罪,赶紧道:“既如此,我当回去与家父说去,可若是不能成,还请姑娘莫要怪罪才是,”

司敏闻言脸上再次浮现笑意,伸手帮马公子理了理鬓角上那一缕头发,温柔的像个少妇人,“既如此,奴在这里代那位好友便先谢过马公子了,若事能成,可赠公子黄金百两做为酬谢,”

马公子不敢多待便立刻起身离开,他当然不会蠢到回去寻家下人来找司敏的麻烦,因为他不敢,司敏第一次在这里遇到他时便开门见山的将一叠纸扔给了他,上面记录的全是他在京城内犯下的罪孽,死百次都不够,

等马公子走远了后,司敏这才冷哼了声,在看看自己的双手,刚才因为对马公子的动作过于亲密,现在回想起来,喉咙里直犯恶心,“我果然还是受不了男人身上马股子臭味,”

次日弋月阁,

白武坐在窗边一边与一位阁内的主簿下棋,一边听旁的属下汇报:康海的事,

就在前日阁里有人在街上看到康海步入了御捕监,这本来不算什么大事,康海虽然实力不俗,奈何却并不是一个做刺客的料,这种鸡肋般的人物对白武来说,用他做身旁的护卫都觉得多余,不过让他郁闷的是这样的高手居然进了御捕监,这就意味着此后多了个敌人,

一旦以后发生冲突除了对付以上的三大高手外,还要在算上他,要是那样的话,还不如现在就杀了他,“你觉得用派个人过去杀了他吗?”白武同陪他下棋的人问了句,

那人却是摇头,“用不着,他虽是个高手,但是做事多凭感情,更何况杀了他只会让

怀疑”

0

第八十九 花衣女 的全部评论

点击加载更多
真钱百家乐 书友交流 申博138官网登入
网站地图 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会员登入 捕鱼游戏
菲律宾申博怎么充值登入 申博在线网址 申博在线138官网 申博太阳城网址
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娱乐登入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娱乐注册
菲律宾太城申博 澳门大三巴赌场 777老虎机游戏 太阳城会员登入
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138 澳门博彩公司 太阳城申博